切换到宽版
  • 1835阅读
  • 0回复

武汉封城下的另一个战场:中国芯片产业的“特殊待遇”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在线高静婉
 

姹傚寘鍏荤綉

      集微网消息,据日经亚洲评论报道,从1月23日武汉开始封城并切断与外部的交通运输以来,新冠肺炎病得到了有效的控制。
      
      而在此期间,除了援助的医务工作人员之外,也有一部分人通过特殊的渠道进入武汉,这些人不是去武汉的诊所或者医院,而是前往中国最著名的存储芯片企业:长江存储。
      
      疫情下的长江存储
      
      据知情人士向日经亚洲评论透露:“在封城期间要进入武汉必须要得到地方和政府的许可,并且出示必要的健康证明,然后通过特殊安排的高铁等交通工具进入武汉。”
      
      知情人士表示,这些返回的人都是涉及重点战略行业的工作人员,比如从事半导体行业的技术人员。从2月开始,长江存储就安排汽车前往车站接送相关人员,将他们送往隔离的宿舍进行为期一周的隔离之后才允许他们进入工作区域。这些员工都是自愿回到新冠肺炎疫情最为严重的中心地带,接替自从封城以来一直在工厂工作的300名工程师。
      
      据了解,这300名工程师大多都是30岁以下的年轻工程师,他们收到的最初安排是在春节期间在工厂工作,但是随着武汉封城,接替的人员无法返回,这批工程师已经在工厂连轴转了一个多月以保证工厂的正常运转。
      
      知情人士透露:“这批员工在特殊时期承受了巨大的工作压力,他们无法离开正在运转的工厂,其中很大一部分人需要每天工作10到12个小时,甚至更多。工作之余也要一直处于待命状态。”
      
      为了维持长江存储的运行,政府也为其提供了诸多便利。在武汉的学校关闭,火车停运,商场和超市关闭的情况下,政府为长江存储开辟了特殊的通道,使其能够获得保证运营的原材料和劳动力,同时也保证其能够将生产出来的产品运往省外。
      
      值得注意的是,长江存储目前正在工程,运营,生产,开发以及市场营销等业务领域进行招聘,这些新职位的工作地点大多位于武汉。在2月26日和3月3日长江存储发布的招聘广告上,这样写道:“我们将远离病,但我们不会远离优秀的人才。”
      
      日经亚洲评论表示,在疫情之下保证长江存储的正常运转表明了中国建立强大的国内供应链的决心是多么的坚定。尤其是在地缘政治逐渐紧张的当下,芯片等高科技领域更不能受制于人,中国一直迫切希望能摆脱对美国的进口依赖,拥有能够与美国,韩国,中国台湾地区公司竞争的公司。
      
      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高级研究员Alex Capri表示:“中国对美国的技术依赖问题不仅仅涉及到国家安全,更是因为一个国家的软实力和硬实力都取决于一个国家的技术水平。”
      

      
      而在审视一个国家的技术水平时,内存芯片又居于首位。因为其广泛应用于智能手机,计算机和服务器等领域,在下一代的智能汽车和物联网设备中也是无处不在。
      
      但是市场数据显示,三星,东芝存储,SK海力士,西部数据,美光以及英特尔这六家公司几乎垄断了这一市场,而这些企业都不是中国公司。这也就意味着,在全球竞争中,华为中兴这样技术领先的中国公司都不得不依赖进口技术。
      
      此前,中国公司一直在尝试通过并购美国公司的方式获得技术,但是屡屡受挫。2014年随着“大基金”的成立,中国开始了另一种技术自强之路。
      
      而长江存储就是“大基金”中最引人注目的项目之一。TrendForce的分析师Avril Wu表示:“长江存储被认为是中国实现半导体领域自给自足的最重要的项目之一。政府的支持不会因为新冠肺炎而改变。”
      
      Avril Wu认为,虽然受新冠肺炎影响,长江存储的产量可能低于今年的计划,但是该公司的长期目标是不会改变的。“我们相信,到2021年底,长江存储将会成为当前行业领先企业的挑战者。”
      
      此外,“大基金”还吸引了成千上万的行业资深人士投入到中国半导体产业的建设之中。
      
      日经亚洲评论在2019年的报告就曾指出,近年来已经有超过3000位来自中国台湾地区的专业人士投身中国大陆的半导体产业建设。其中就有一部分人定居武汉,比如来自台积电的前首席运营官蒋尚义。他曾是台积电研发团队的资深人士,去年加入武汉弘芯担任总经理。
      
      知情人士表示,蒋尚义投身其中的主要目标就是实现“他一直想做的商业计划”,“只有在中国,他才能找到愿意将资金投入到半导体项目中的投资者,毕竟建设先进的芯片厂至少需要100亿美元的投资。”
      

      
      知情人士还透露,蒋尚义在得知武汉因为肺炎疫情即将封城的情况下,依然在与ASML商讨设备采购事宜。
      
      此外,正在合肥建设DRAM项目的长鑫存储邀请来自德国奇梦达的两位前高管Karl Heinz Kuesters和Peter Poechmueller担任技术顾问。紫光集团则在去年聘请了坂本幸雄。
      
      知情人士向日经亚洲评论表示,由梁孟松担任联合首席执行官的中芯国际一直秘密在上海和美国招募新的业务开发和营销团队,以推广其最新的技术。“该团队将帮助中芯国际推广其最新的先进技术平台,并扩大其客户群。”尽管受到新冠肺炎的影响,中芯国际2020年的资本支出几乎翻了一番,达到了31亿美元。
      
      一位芯片行业的从业人士表示:“我从未想到在半导体行业工作竟然如此有价值。为中国新兴的芯片公司工作甚至能让目前的薪水翻一番。”“鉴于中国半导体行业的蓬勃发展,我觉得我甚至不必为接下来十年的职业生涯担心。”
      
      疫情或冲击中国半导体产业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中国的半导体产业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做。大多数制造商的产品质量还落后于国际竞争对手,产量的增长也落后于计划。IC Insights的数据显示,中国目前的芯片产能仅能够满足自身市场需求的4.2%。
      
      同时,中国的半导体行业还面临着来自美国的巨大阻力,随着中美贸易争端的加剧,越来越多的美国厂商无法获得许可证将技术和产品出口到中国。另外,美国还开始限制向中国出口先进的制造设备。
      

      
      CINNO的分析师Sean Yang也表示:“如果新冠肺炎之后中国经济放缓,我们很难确定地方政府是否还会按照此前的承诺和足够的资金支持这些芯片项目。”
      
      3月10日,主席赴武汉考察疫情防疫工作并表示,“和国家机构应继续加强对湖北的支持,帮助该省解决困难,以便尽快恢复正常。”
      
      消息人士告诉日经亚洲评论,在此之后,长江存储就立即制定了复工计划,即在本月底,不论武汉是否解除封城,都要实现全员复工。
      
      据了解,为了实现这一目标,长江存储还发起了一项特别行动,为每一个员工提供两次冠状病检测,确保返厂的员工的健康安全,缩短员工的隔离期。
      
      此外,“大基金”二期也将对长江存储进行投资,新的投资将会帮助长江存储快速提高产能,并帮助长江存储启动第二阶段生产项目。
      
      “半导体产业是战略性产业,因为发展的要比其他行业要快。长江存储刚刚取消了远程工作人员的日常餐饮津贴以鼓励员工重返岗位。而对于返厂的员工,则会给予双倍的加班费。”知情人士透露。(校对/holly)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