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2883阅读
  • 0回复

揭秘:一份新冠病核酸检测阳性报告出炉幕后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枝骊茹
 

西安丽都国会网红KTV预订

      (原标题:独家揭秘 一份新冠病核酸检测阳性报告出炉幕后)
      

      
      那么,面对新型冠状病,核酸检测阳性报告是如何出炉的呢?近日,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走进四川绵阳市404医院检验科,独家揭秘核酸检测全过程。从2月1日开始,该医院成为了绵阳市可开展新冠病核酸检测确诊的实验室。
      
      从接收样本开始,这群离新型冠状病最近的“隐形战士”,都是三级防护,他们需要对样本灭活,核酸提取、扩增等,然后对结果进行分析,并最终出报告,这个过程要持续6个小时。如果检测结果为“阳性”,则需要更换试剂再次重复操作一次,进行复核。也就是说,一份新冠核酸阳性报告出炉,至少需要12小时。
      
      整个操作中,他们直面“新冠病”,特别是在安全柜内打开样本盖子提取核酸时,需要讲究手法,需要轻轻地、温柔地打开盖子,一不小心就可能形成气溶胶,污染安全柜,也可能让其他样本交叉感染,形成“假阳性”。
      
      接收样本
      
      安全柜内打开转运箱
      
      3层密封,每打开一层都要消
      
      2月10日下午3时许,绵阳市404医院检验科医生张旭和同事陈孝刚来到“新冠核酸检测实验室”的“样本处理区”,用75%乙醇对实验室内的生物安全柜的空间和台面以及核酸提取仪进行消。实验室内摆放着多个仪器,一旦他们开始实验,就要等到实验结束才能出来,而消是每次进行新冠病核酸检测前都必须做的准备工作。
      
      消完成,张旭和陈孝刚互相帮忙,穿着防护衣、护目镜、隔离衣,并戴上N95口罩、双层手套,套上脚套等,按照三级防护的标准穿戴好,进入实验室,对送到的装有90多份标本的转运箱进行消,然后将标本转运箱放入生物安全柜。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看到,生物安全柜高两米多,上半部分是密封的,外表上贴着“新型冠状病核酸检测”几个字,下半部分有一块玻璃,打开玻璃,里面就可以放置样本。
      
      随后,张旭和陈孝刚坐在生物安全柜前,双手伸进柜里,慢慢打开标本转运箱。因为转运箱是密封的,他们一人开箱,一人用75%乙醇进行消。“转运箱共有3层密封,每打开一层就要进行消,还要检查是否密封好。”张旭说。
      
      病灭活
      
      56℃水浴30分钟,静置20分钟
      
      降低开盖导致的气溶胶污染
      
      样本为何要在生物安全柜内内取出呢?这个生物安全柜到底起到什么作用?张旭介绍,生物安全柜在运行时,可以将柜内空气向外抽吸,使柜内保持负压状态,通过垂直气流来保护工作人员;外界空气经高效空气过滤器过滤后进入安全柜内,以避免样品被污染;柜内的空气也经过过滤器的过滤后再排到大气中,以保护操作者和实验室环境。
      
      张旭和陈孝刚取出转运箱中的样本后,在生物安全柜内用75%乙醇对装有标本的密封袋进行喷洒消,用吸水纸擦拭后,又小心地将样本拿到实验室内另外一种名叫“水浴箱”的仪器内,放置在水浴箱中的试管架上。
      
      “在放入样本前,我们已提前将水浴箱预热至56℃,这个过程叫做‘病灭活’。”张旭告诉记者,病灭活是非常重要的一步,可以在不影响检测结果的情况下,确保检测人员安全,病灭活后,操作人员感染风险会大大降低。
      
      一个简单的将病放入水浴箱的操作,张旭的护目镜上已经蒙上了一层水雾。在等待病灭活的时间里,张旭和陈孝刚聊着当天看到的手机新闻,几乎都是有关疫情的。而他们的聊天,因为穿着防护服,必须大声说话,但为了防止口渴喝水上厕所,他们又只能少说话,多数时候坐在凳子上,看着时间。
      
      样本灭活时间为30分钟,灭活之后,需常温静置20分钟,以防高温开盖导致的气溶胶污染实验室和人员。
      
      提取核酸
      
      开盖要温柔,还要讲究手法
      
      一不小心就可能形成气溶胶
      
      “蒲老师,我们需要试剂了!”陈孝刚拿出对讲机喊道。“收到!”蒲琴在另一区域用对讲机回答。蒲琴在实验室的“制剂准备区”,在张旭和陈孝刚进行病灭活等工作时,蒲琴也没有闲着,身着二级防护装备的她,一直在进行RT-PCR扩增体系的配制。
      
      而蒲琴所在区域与张旭、陈孝刚所在的核酸提取区仅由一个传递窗交流,传递窗像是一种双层门,一个区域的门打开时,另一个区域的门则无法打开。当收到陈孝刚发出的消息后,蒲琴打开传递窗门,将试剂放在传递窗,然后关上门,用对讲机通知陈孝刚。这时,陈孝刚又打开门,拿出试剂。“我们两个区域挨着,不过是完全隔离开的,防止污染其他区域。”陈孝刚说。
      
      待样本灭活静置后,张旭和陈孝刚两人再次坐在生物安全柜前,双手分别伸进安全柜,开始配合操作,一人拿样本,一人编号。随后,张旭拿出一个样本采集管,非常温柔地打开盖子,用专业仪器吸取一定量的样本,然后陈孝刚进行配合,加入核酸提取试剂,提取完成后,立即将提取物进行封盖处理。
      
      “加入核酸提取试剂,就是把病细胞破坏,让核酸释放出来。”陈孝刚说,两人配合操作,可以互相监督试剂是否加错、防护装备是否破损,还可以加快提取核酸的效率。在张旭和陈孝刚看来,提取核酸这一步,是最危险的一个操作步骤。张旭告诉记者,打开样本采集管的盖子,必须要轻轻地、非常温柔,有时还要讲究手法,比如什么时候一只手开盖,什么时候两只手配合开盖,都需要做到心中有数。“如果开盖的力度大了,很可能就会形成气溶胶,这样会污染生物安全柜,也会污染手套,甚至有可能让安全柜内的样本交叉感染,形成‘假阳性’。”张旭说。
      
      报告出炉
      
      检测结果如果是阳性
      
      需换试剂再重复一次操作
      
      90多份样本,张旭和陈孝刚在提取完核酸后,在生物安全柜内将提取核酸加至PCR扩增反应体系中,花了差不多近3个小时。“蒲老师,核酸提取完了。”陈孝刚再次用对讲机喊。“好的。”蒲琴用对讲机回答。蒲琴来到实验室的“扩增区”,该区域同样和“样本处理区”紧挨着,“样本处理区”位于实验室三个区域的中间。同样,蒲琴通过传递窗拿到了构建好的扩增体系准备上机。
      
      随后,蒲琴将扩增体系放入扩增仪,核对扩增程序是否与试剂说明书相符,启动扩增程序,待反应开始后离开实验室。“这就是对提取的核酸进行分析,等着出报告就行。”蒲琴告诉记者。
      
      当天晚上10时左右,经过6个小时的程序,报告出来了,其中一份报告显示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看到这一份报告,张旭、陈孝刚、蒲琴三人心中有些不是滋味。他们随即报告给院感科和感染科主任,医院用负压车将病人转运到分院隔离治疗。
      
      当天晚上的实验完成,蒲琴将扩增后产物用一次性医疗垃圾袋装好扎紧,转移至扩增产物废物处理区。张旭和陈孝刚又对实验室进行了桌面和仪器的擦拭消、拖地彻底消,空气紫外线照射等。第二天早上上班时,张旭等人换了一种试剂,再次对头天晚上检测到的阳性样本进行复核,结果仍然是阳性。他们再次报告隔离患者的主治医生,以及院感染科。
      
      12日,绵阳市404医院检验科主任邓建军告诉记者的,一份报告出炉需要6小时,如果某份是阳性,则需要更换试剂再进行复核检测,整个流程和第一次一样,重复操作一次,又需要6个小时。
      
      人物故事
      
      三个小组每天轮班
      
      年龄最小的今年才30岁
      
      直面病的 “隐形战士”
      
      张旭、陈孝刚、蒲琴,他们三人是一个核酸检测小组,和他们一样的还有两个小组。三个小组,每天2-3班倒。邓建军介绍,从2月1日开始,该医院顺利通过验收,成为了绵阳市可以开展新冠病核酸检测确诊的实验室。“进行核酸检测的有9个人,7男2女,每天和病剑锋相对,近身搏斗,就是为了识别出新冠病的真面目,他们都是‘隐形战士’。”邓建军说。
      
      张旭是他们组年龄最小的,今年30岁。2月1日刚刚开始进行核酸检测时,就出现了一例阳性,他的心里也有些担心。“说不担心不可能,虽然我们防护很到位,但毕竟是和新冠病近距离接触。刚开始那两天,我回到家中,都不敢抱两岁的孩子,害怕有风险;而晚上也很难睡着,闭上眼就是白天的检测经过。”张旭说,不过,经过十多天的工作,整个操作流程更加顺畅了,他也从心理上克服了这种担心。
      
      陈孝刚也只有31岁,对他来说,工作时穿防护服才是一种考验。他告诉记者,每次进实验室,除了防护衣外,他上身就穿了一件秋衣,但即使如此,几分钟后就会出汗,而且护目镜也会出现水雾,浑身很难受。
      
      “他们同样是这场抗击疫情战斗的主角,更是一个离新型冠状病最近的团队,发挥了至关重要的‘识别者’的作用,让新型冠状病‘无处可躲’!”邓建军说。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