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2490阅读
  • 0回复

纾困进阶 国企民企加速双向混合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在线卞南琴
 

娱乐官网

      新华社北京12月4日电(记者吴黎华 王璐)经济参考报12月4日刊发题为纾困进阶 国企民企加速双向混合的报道。文章称,上市公司纾困之路正进入新阶段。过去一年间,随着5000亿元纾困资金有序落地,上市公司质押风险缓解,平仓金额减少。值得注意的是,国资无疑是驰援大军中的重要力量,民营上市公司引入国资背景股东热度始终居高不下,近期更是动作频频。与此同时,多地放松限制,竞争性领域国企混改也迎来更大力度突破,国企民企双向混合加速进入新阶段。
      
      5000亿纾困资金正有序落地
      
      12月2日晚间,上市公司达华智能公布,为缓解上市公司资金压力,福州市华侨基金有限责任公司向公司提供4亿元人民币的纾困资金支持,并已经到账资金2亿元。华侨基金的资金将缓解公司流动性危机,对公司的生产经营有积极的意义。
      
      2018年下半年,受到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等一系列因素的影响,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的融资难、融资贵表现的较为突出。在证券市场上,出现部分上市公司股权质押面临平仓风险、民企相关债券违约频频发生的情形。为了扭转这一局面,2018年11月,民企债券融资支持工具、纾困基金、纾困债、民企纾困资管计划等一系列旨在化解民营企业风险的举措密集出台。
      
      来自交易所的数据显示,各类主体投入的纾困资金合计约5000亿元。其中,地方政府成立纾困基金,宣告规模合计约2900亿元;46家证券公司设立支持民营企业发展专项资管计划,出资规模651亿元;18家证券公司获得开展信用衍生品业务无异议函、通过交易所市场达成信用保护合约规模6亿元,撬动民营企业债务融资规模合计58亿元;9家保险公司设立专项产品,登记目标规模1060亿元;14家债券发行人发行专项纾困债,发行规模173亿元。
      
      从纾困资金的落地情况来看,根据深交所综合研究所发布的2019年第二季度股票质押回购风险分析报告,二季度末已实施完成的纾困项目涉及224家上市公司,金额约861亿元,较一季度末新增76家、277亿元,增幅分别达51.4%、47.4%,其中,86.2%的纾困对象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81.7%的公司为民营企业;纾困方式方面,受让股东股份等股权方式及质押融资等债权方式占比各半,分别占49.8%、49.9%。
      
      信贷方面,今年以来民企尤其是小微企业获得较为显著的支持。根据银保监会的数据,截至9月末,五家大型银行小微企业余额为2.52万亿元,较2018年末增加47.9%。五家大型银行平均利率为4.75%,较2018年全年平均利率下降0.68个百分点。同时,通过发放信用、减费让利等措施,降低小微企业其他融资成本0.58个百分点。
      
      质押风险缓解 平仓金额减少
      
      随着纾困行动展开,数据显示,上市公司风险特别是股权质押风险已经大大缓解,上市公司强制平仓事件较去年同期显著降低。
      
      来自交易所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末,深沪交易所股票质押回购质押股票总市值20010亿元,占两市股票总市值的4.6%,其中流通股质押市值13366亿元,占质押总市值的66.8%。共有1453家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存在股票质押回购情形,占两市上市公司总数的40.5%,质押市值13105亿元,占两市股票总市值的3%。其中,控股股东持股质押比例超过80%的公司有595家,风险较高。截至2018年末,两市低于合约规定履约保障比例的质押市值为2990亿元,占质押总市值的14.9%。
      
      截至今年二季度末,两市股票质押回购融资余额10694亿元,较一季度末下降5.0%,延续2018年2月以来的持续下降态势。深沪两市股票质押回购质押股票总市值2.1万亿元,占A股总市值3.9%,较一季度末下降0.6个百分点,较2017年底峰值下降2.3个百分点。二季度,深沪两市通过二级市场违约处置平仓卖出合计金额52亿元,日均0.9亿元,比一季度略有减少,约占两市股票日均成交额的万分之一,违约处置平仓对市场价格影响微弱。来自中国结算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今年11月末,沪深两市上市公司中,单一股票质押比例在50%以上的企业数量已经下降到了96家。而在2018年底,这个数字是139家。
      
       国企民企双向混合加速
      
      在纾困大军中,国资无疑是一支重要的力量,近期动作频频。据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在过去的一个月,山东济南、滨州、济宁三地国企出手“输血”民营企业,莱美药业、奥马电器、新纶科技、赢合科技、得利斯、森源电气、兴森科技、东旭光电等多家上市公司公告称拟引入国资战略投资者。
      
      “国有资本入股上市公司,特别是面临流动性困难的企业,可以帮助其渡过难关,企业经营状况好了,国有资本可以退出。”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研究员周丽莎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指出,国有资本入股上市公司,也需要考虑国有资本保值增值,在市场竞争中实现国有资本的优化配置。
      
      在国有资本入股非公资本的同时,国有资本也在引入非公资本,国企民企双向混合加速进入新阶段。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探索公有制多种实现形式,推进国有经济布局优化和结构调整,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增强国有经济竞争力、创新力、控制力、影响力、抗风险能力,做强做优做大国有资本。
      
      12月2日晚间,格力电器混改事宜再进一步,其公告显示,经依法公开征集,当天公司控股股东格力集团与珠海明骏签署股份转让协议,约定珠海明骏以46.17元/股的价格受让格力集团持有的格力电器9.02亿股股份(占格力电器总股本的15%),合计转让价款为416.62亿元。
      
      从独资到绝对控股,再到相对控股,最后到非控股,竞争性领域国企改革突破力度不断加大。例如,作为区域性国资国企综合改革试验城市,沈阳明确竞争类国有企业原则上全面放开股比限制,把集团层面混改作为重中之重。
      
      “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是双向的,有利于国有经济也有利于民营经济,最终实现共同发展。”周丽莎认为,国企混改的关键是公司治理的优化,这也是检验混改成效的重要标准。混改要遵循市场化原则,推动中长期激励机制,实现了管理层和员工利益与企业利益相绑定,通过“混产权”,实现了“改机制”,优化企业治理结构、激发企业活力。(完)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