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525阅读
  • 0回复

他的画展,主办方都会送放大镜,只为看清一群小不点,不是冷军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在线傅冰海
 

北京近视眼手术医院


      
      (文/白)
      
      看到标题,相信大家一定会想到著名的超写实油画领军人——冷军。冷军作为这一流派的顶级大师,他的作品都非常细腻。不论是每一个光斑、笔触,还是画中人物的每一处肌肤、汗毛、发丝,衣服上的线条、绒线,每一处光影、褶皱,亦或是最细微的渐变色,冷军都能凭借其出神入化的技法,将它们刻画得栩栩如生。
      
      可以说,欣赏冷军的作品,我们都会被他笔下的细节震撼。有人说冷军的作品和照片没什么差别,其实大错特错,若论细节,冷军的作品甚至超过了照片。相较高清像素下的照片,冷军的作品更为立体,关键还十分传神。因此,欣赏冷军的作品,时常都需要放大镜。不过,本文我们要讲的这个人,却非冷军,他的作品也不是超写实油画,而是传统的国画。此人不是别人,他正是鼎鼎有名的大师——齐白石。
      

      
      白石老人生活的年代,工业文明还比较不发达,北平城里头还存有许多乡村的气息。因此,蜻蜓、蝴蝶、蟋蟀、蚱蜢、鸣蝉等小昆虫,也随处可见。在那个平静的年代,这些小昆虫无疑是白石老人最好的陪伴。因此,它们也经常被齐白石画入画中。
      

      
      白石老人的小昆虫,个头都很小。在整幅作品中,这些小不点占据的篇幅,可能只有一个指甲盖那么大。然而,这些昆虫却十分精妙。白石老人通常都会采用工笔来画这些小昆虫,因此在细节和神态的把握上,十分精准。一如白石老人所言,他画这些昆虫,是“为万虫写照,为百鸟张神,要自己画出自己的面目。”不仅要真实,还要有趣,而这个“趣”字,才是最难的地方,因为“趣”是要画出昆虫们的天然之趣。为了达到这一境界,白石老人都会抓各种小昆虫回家观察。再经过反复的练习,数十年的写生,最后才能精准地画出每一种小昆虫的细节,精准地体现虫子们的神态。
      

      
      比如白石老人笔下的鸣蝉,就十分需要放大镜。白石老人笔下的鸣蝉,个头都很小。但是放大镜下的鸣蝉,却十分逼真。鸣蝉的触须、双眼,鸣蝉双翼里头的纹理,包括身体上的绒毛,全都精妙地呈现在放大镜里头。此外,白石老人笔下的蟋蟀,更需要通过放大镜来欣赏。否则远远看去,那就是一个小黑点。但是通过放大镜一照,这只蟋蟀立马就活起来了。不论是蟋蟀的触须,还是蟋蟀微微颤抖的双翼,全都栩栩如生。当然,我们也能通过放大镜,更真切地感受到白石老人高明的笔法。比如鸣蝉的脚,每一幅作品里头的蝉,它们摆放的角度,弯曲的方向、程度,都十分有学问。
      

      
      当然,主办方为每个游客准备放大镜,也是为了保护白石老人的作品免受误伤。但是,如若真的要感受白石老人笔下的那群小生命,没有放大镜,肯定是无法体会的。大家不妨试看看!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