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阅读
  • 0回复

刘世锦:降杠杆需转变政绩评价机制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在线亓官惜梦
 

双排冷藏车价格

      中新网北京11月11日电(记者 陈溯)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刘世锦10日就如何降杠杆发表观点。
      
      在当天召开的北京大学中国财富管理论坛暨中国式财富管理研究院成立仪式上,刘世锦表示,正确地去杠杆应当是在稳杠杆、稳正常经营的同时,着力解决高杠杆背后的体制政策问题,由过度扩张模式转向稳健或谨慎经营模式,提升效率,逐步将杠杆率降低到一个合适水平。
      
      在刘世锦看来,体制政策改革、循序渐进是去杠杆的两大要点。
      
      刘世锦表示,国际经验表明,杠杆变动具有长周期特征,降杠杆可能需要十年或更长时间。如果只是力图在短期内把杠杆率指标降下来,不抓必要的改革,或者像有些地方那样过多采用行政性办法降杠杆,很可能达不到政策初衷,事与愿违。比如由于政府信用支撑,最应降杠杆的地方政府和国企反而承压能力强,民企受到更大冲击;“一刀切”的降杠杆,引起信用收缩,会影响正常经营。
      
      他指出,当前高杠杆背后有复杂的体制、政策原因:追求过高增速的政绩评价体系;政府与国企的预算软约束;金融、房地产泡沫刺激的过度扩张;企业融资结构、治理结构的缺陷等。这些问题都需要通过深刻的改革、需要金融创新来改变。
      
      刘世锦建议,要把经济发展切实转向高质量发展,相应转变政绩评价机制,打破长久以来存在的地方政府和国企的预算软约束;深化金融改革开放,打开更多为民营经济、中小企业、实体经济服务的通道。
      
      “金融体系特别是正规金融系统,对民营经济的支持力度要与民营经济对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的贡献相适应,比如银行系统对民营经济提供信贷服务的比重至少应当达到50?上。”刘世锦还表示,可考虑增加发行低成本长期建设国债,为政府公共产品和服务提供资金支持。
      
      刘世锦表示,降杠杆既是战略,也是艺术,要在深层改革与短期平衡、打破刚性兑付与避免大范围风险找到平衡,对其长期性、复杂性应有足够准备。日本经验表明,既要防止短期过度紧缩导致增速过快下滑,更要防止货币“放水”使降杠杆半途而废,长远眼光、战略定力尤为重要。(完)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