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阅读
  • 0回复

“双十一”背后的童装模特们,佼佼者月入10万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在线申屠吉玉
 

冷藏车采购


      
      
      
      
      
      到现在,陈诺在模特学校学了3个月,大大小小发布会参加了10余场。陈先生觉得女儿气质提升了不少,同时她也比幼儿园同龄人有更强的自理能力和适应能力。
      
      
      
      全文2849字,阅读约需5.5分钟
      
      
      
      说起童装模特,大多数人可能并不陌生,无论是逛淘宝时一不留神蹦出来的弹窗,还是逛商场时童装品牌店铺前的宣传广告,都会看到他们的身影。
      
      
      
      浙江省湖州市织里镇,是一座因制造童装而闻名的城市。这里的童装模特产业方兴未艾,关于小模特的培训也迎来新的机遇。
      
      
      
      许多从事服装产业的家长将他们的孩子送到小模特学校,有的是为丰富孩子课余生活,有的为了培养孩子的体态气质,有的为了纠正孩子的走路姿势,有的则是为了让孩子学成后为自己生产销的服装做模特……
      
      
      
      
      
      
      
      (图片均拍摄于2018年10月27-28日,湖州织里)
      
      
      

      
      
      
      
      
      ━━━━━
      
      初入学校
      
      
      
      T台挡板后面伸出了半张脸,赵梓霖的奶奶,66岁的王女士眼睛盯着台上。
      
      
      
      “你看他多帅,就是胆儿太小了” ,王女士又把大半个身子也探了出去,一只脚已经迈进了T台走道。赵梓霖垂着手臂缓慢向前走,后脚脚尖拖沓在地毯上,眼泪顺着脸颊流向了下巴。
      
      
      

      
      
      
      位于浙江湖州市织里镇的一所小模特培训学校正在进行一次内部评测,小学员们排队走台,老师们根据学员表现对他们进行等级班级的分配。
      
      
      

      
      
      

      
      
      

      
      
      
      朱惠利坐在T台的尽头,一边观察台上一边用手机拍摄,她是这所模特学校的负责人。
      
      
      
      二胎放开后,家长对幼儿兴趣教育投入的增加,以及织里作为中国童装生产基地,儿童模特的供不应求,让朱惠利想到了办一所小模特学校,培养孩子的体态气质,搭建面向童装厂商的合作平台。
      
      
      

      
      
      
      赵梓霖的家里人经营童装辅料,站在走秀的队伍里,南方北方“混血”的他比同龄小孩高半个头,王女士希望赵梓霖通过培训,能成为一个受欢迎小模特。
      
      
      
      “现在的年纪正是关键时刻,一定要好好培养为以后打基础。”
      
      
      

      
      
      
      
      
      ━━━━━
      
      小有名气
      
      
      
      T台边的落地镜子前,5岁女孩陈诺对着镜子来来回回练着“猫步”,跨步、造型、转身,一气呵成,她早已经通过了分班测试,她现在已经是“精英班”的学员,这意味着一旦学校接到商业表演和拍摄任务,相对于其他班学生,她会优先得到上场展示的机会。
      
      
      

      
      
      
      “平均每个月,学校会参与4场服装发布会”,朱惠利和合作方会从全部200余名学生中挑选出合适的参加。
      
      
      
      除了走秀发布会,学校还和当地服装厂、广告公司、摄影基地、摄影师等展开合作,挑选、输送这些商业机构需要的小模特,为小模特提供真正的登台展示机会,每当参与商业表演,小模特们也会得到数百甚至上千元的报酬。
      
      
      
      陈诺的父亲陈先生不太在意报酬多少,因为女儿自己向往当明星。
      
      
      

      
      
      

      
      
      
      陈诺经常和在服装公司做采购工作的陈先生一起在镇上采购服装,她看到厂家在拍摄童模就很来劲,观察童模动作神态然后给出判断:“这个小模特好,那个小模特不好,我去拍一定比她们漂亮”。
      
      
      
      也有一些厂家会主动过来要求试衣拍摄,陈诺从不怯场,但是生疏的动作会让拍摄不能流畅进行,陈先生索性给她报名小模特培训学校,让她进行系统的学习,熟练做模特的技能。
      
      
      

      
      
      
      到现在,陈诺在模特学校学了3个月,大大小小发布会参加了10余场。陈先生觉得女儿气质提升了不少,同时她也比幼儿园同龄人有更强的自理能力和适应能力。
      
      
      
      “可能是接触的人和事多了的关系。”陈先生很欣慰女儿有这样的变化,也看到了机会,“还有童装厂找我谈,希望陈诺做她们的专属模特,不要给别的厂家拍。”
      
      
      

      
      
      
      
      
      ━━━━━
      
      童装模特
      
      
      
      在离童装城不远处的一个童模拍摄基地里,1/4个足球场大小的地盘上盖起了一个大型室内摄影棚。
      
      
      
      一条画着各种虚线实线斑马线标记的水泥路,两辆玻璃钢材质的卡通造型汽车模型,几堵高低错落,颜色鲜艳的墙壁则组成了外景拍摄地。
      
      
      
      由于“双十一”临近,很多做童装的电商加快了上新频率,这里变得比平时更加热闹。
      
      
      

      
      
      
      借着夕阳温暖的色调,十几个童模分布在各个区块,每个童模周围都有摄影师、化妆师、灯光师、服装厂工作人员……
      
      
      
      大家互不干扰地进行着拍摄,短短几分钟就拍摄完一套衣服,就地脱下,换其他衣服,又拍。
      
      
      

      
      
      

      

      
      
      
      汽车模型旁传出了严厉的喊声:“稳一点!脚打开站!男子汉一点!”陶女士(化名)5岁半的儿子正站在汽车顶上做模特,为了营造酷酷的效果,棉服敞开,飞行员墨镜退到了鼻翼。在陶女士近乎呵斥的指导声中,儿子不断调整动作,唯一不变的是脸部的表情。
      
      
      
      陶女士的儿子,从没经过模特培训,几年拍摄下来,也已经掌握了一套基本的拍摄动作,陶女士辞去了工作专职和儿子一起打理拍摄。任务应接不暇,他们拍完就走人,甚至不会看一眼照片效果。
      
      
      
      问到月收入,她有点警惕,犹豫了一会儿轻声说“10万是有的”。
      
      
      
      
      
      ━━━━━
      
      小模特学校的日常
      
      
      

      
      
      

      
      老师在教小学员平面拍摄造型,小学员们跟着音乐节奏有规律的反复做一套动作熟悉身体语言。
      
      
      

      
      
      

      
      
      

      
      
      

      
      
      

      
      
      

      
      
      

      
      
      

      
      
      

      
      
      

      
      
      
      新京报记者 王嘉宁 编辑 李凯祥 校对郭利琴
      
      
      
      值班编辑 吾彦祖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