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264阅读
  • 0回复

紫牛新闻谋划一年包揽大赛前四名获300万奖金,却不敢去认领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在线屠念天真
 

氟塑料自吸泵

      原标题:紫牛新闻谋划一年包揽大赛前四名获300万奖金,却不敢去认领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2017年5月1日,在上海市信鸽协会举办的一岁鸽大奖赛中,包揽前四名的两位鸽主共可赢得300多万元,但两人却迟迟不来领取这笔巨额奖金。由于比赛成绩受到质疑,协会要求再次对两人的信鸽进行验鸽,而这四只鸽子却离奇暴毙或失踪。在警方的调查下,这个国内首起信鸽舞弊案被查实,原来两人带着鸽子乘高铁完成比赛归巢,行为诈骗。经过一年多的侦查诉讼,近日上海长宁区法院以诈骗罪对两人宣判。紫牛新闻记者在宣判后首次联系到上海市信鸽协会,还原了这次轰动国内信鸽界的案件经过。
      

      
      去年5月1日,上海市信鸽协会举行第十六届一岁鸽大奖赛,共有5850只信鸽参加比赛,总奖金达到390多万元。当天凌晨,协会在距离上海650公里的河南将参赛信鸽放飞。
      
      16点36分14秒,获得头名的信鸽归巢,在接下来的四分钟内,第二至第四名的鸽子也相继归巢。前四名的鸽子分别属于龚某和张某所有,而第五名的鸽子则到了17点27分归巢,比前四名慢了足足51分钟。按照比赛规则,前四名的鸽子将获得一笔丰厚的奖金,前三名奖金为冠军45万元、亚军33.75万元、季军22.5万元、第四名8万元,共计达到109万元。
      

      
      紫牛新闻记者了解到,除了比赛奖金,两位鸽主还买了可以获得200多万高额奖金的指定鸽。总额超过300万元的大奖却没有给鸽主带来风光,两人迟迟不肯来领奖,同时在成绩公布后,业内质疑声不断。
      
      上海市信鸽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张雷在接受紫牛新闻记者采访时说“当时比赛一结束,我们就接到许多会员的来电,强烈反映参赛会员有作弊嫌疑,当时我们就向体育局作了汇报。”张副会长表示,这次比赛结果不仅上海鸽友纷纷质疑,国内很多鸽友也纷纷要求查明。
      
      官方要求验鸽金牌信鸽却“意外”暴毙
      
      张副会长告诉记者,前四名鸽子比后面的鸽子领先超过51分钟,这种情况非常不正常。“而且这四只鸽子到达鸽棚的时间前后不超过4分钟,有经验的鸽友看数据就可以发现问题。这几只鸽子的鸽棚在浦东区,还到的那么早,不少鸽棚距离更近的鸽子都还没有归巢。”记者了解到,由于比赛成绩最终还要核验飞行距离后,进行一定权重的加扣,所以即便同时到达,实际飞行距离远的鸽子也能胜出,第一名的鸽子比第五名多飞了18公里,时间却快了近一小时。
      

      
      “赛后我们紧急部署,成立了专案调查组,同时对前1000名的鸽子进行复验,考虑到事情重大我们也报了案请司法机关介入调查。对鸽友我们承诺将这件事彻查到底,给全国业界一个交代。”张副会长说,随后蹊跷的事情就来了,舆论质疑最核心的四只鸽子的主人均表示不能来验鸽。“第一、三名的鸽主说鸽子死掉了,并在5月12日到我们的办公室主动上交了鸽子死亡的照片及脚环,脚环内壁有打磨的痕迹,这一点在统计成绩的那次验鸽中并没有发现。而第二、四名的鸽主在我们的再三催促下,索性不来验鸽了。”
      

      
      记者了解到,信鸽协会公布的验鸽情况中,获得前1000名信鸽中有51羽未前来验鸽,送到鸽协验鸽后经查有问题的羽数为71羽。面对复杂的赛况,上海市信鸽协会的工作人员每天加班到深夜,也深感无力应付,只得求助警方,希望公安机关介入调查能将事情得以还原。
      
      为搭高铁作弊提前一年谋划两地设鸽棚
      
      经过警方近一年的调查,上海信鸽舞弊案水落石出,获得前四名的鸽子成绩均是作弊完成,离奇的是主人龚某和张某竟带着鸽子乘坐高铁归巢。信鸽从河南放飞,绝大多数信鸽迅速启程向家的方向起飞,龚某和张某的鸽子何以能跟着他们乘高铁呢?
      
      经过警方查实,原来两人运用了“AB棚”的手段。张副会长告诉记者,两人在上海和河南分别设了AB两个鸽棚,在两地均养一段时间,鸽子从河南飞出后会飞往在河南的B棚,而两人早已在此等候。将鸽子装进伪装成食品的纸盒中,再迅速前往高铁站,乘坐时速数百公里的高铁到达上海。一到上海站,他们迅速又将鸽子放飞,这时鸽子则会主动去找位于上海的A棚,到达棚内便到达终点。“两人虽然设计的很精妙,但是却估错了时间,这几只鸽子到达的时间比后面的鸽子早了近一个小时,引起了普遍怀疑。”
      

      
      一开始很多人都没有想到这样的方式,警方在赴河南调查后,迅速掌握了两人在当地设鸽棚的证据,找到了帮他们在“B棚”养鸽子的人。他们先是用驯养经年的老鸽子冒充比赛要求的一岁鸽。据龚某交代,他从2016年就开始准备这次比赛。由于每年比赛集中放飞地都在河南商丘,他便出资在河南找人饲养这批信鸽。
      
      经过一段时间放飞,让信鸽认识河南饲养点的鸽棚,然后,与张某一起将信鸽带回上海饲养,又让信鸽认识了上海的鸽棚。4月29日将参赛信鸽交给赛事主办方后,两人便驱车赶到河南饲养点开始作案,最终营造成参赛信鸽自己飞回的假象,获得前四名。而根据警方调查,两人做贼心虚,在引起多方关注后商议将作假信鸽杀死,这一细节也引起很多鸽友公愤。
      
      电子鸽钟加人工核对仍没防住作弊
      
      “通常来说我们比赛会用两种方式杜绝作弊”张副会长向紫牛新闻记者介绍,首先每个鸽子会佩戴一个电子脚环,这个脚环和鸽子的身份信息一一对应,内部还有一套暗码用来核验信息。“集鸽阶段,信鸽在上海进行检录,报到后戴上脚圈。随后统一由车运至起点地点,统一放飞。”鸽子这时候开始辨别方向往自己的鸽棚飞行,而每个鸽友的鸽棚里会放置一个电子板,相当于跑步比赛时“撞线”的记录仪器。一旦参赛信鸽回巢,脚踩上这块踏板,电子系统就会自动发送信号,包括经纬度,时间等信息,这时的鸽子就已经有了比赛成绩了。
      

      
      两名鸽主均构成诈骗罪被判刑
      
      紫牛新闻记者了解到,最终这次信鸽比赛的奖金按照均分的方式发放给了完赛的鸽主,高额大奖变成了雨露均沾。而在比赛中舞弊的行为也被认定为诈骗,虽然没有领取奖金,两位鸽主仍然被依法判刑。近日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法院对这起诈骗案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人龚某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并处罚金3万元;被告人张某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3年,并处罚金两万元,同时这也是国内首起信鸽比赛舞弊诈骗案。
      
      法庭审理后认为,两名被告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事实,隐瞒真相,骗取公私财物,其行为均已构成诈骗罪,且数额特别巨大,依法应予惩处。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龚某起主要作用,是主犯;被告人张某起次要作用,是从犯。由于两人主动放弃领奖,构成犯罪中止,依法予以减轻处罚。到案后两人能如实供述自己的不法事实,依法可以从轻处罚。法院遂作如上判决。一审判决后,龚某、张某均未提出上诉。该判决已经生效。
      
      将对国内信鸽比赛产生深远影响
      
      为何一场信鸽比赛能有上百万的奖金呢?张副会长向记者介绍,信鸽比赛的奖金均由参赛费用来负担。“一羽信鸽参赛要交300元左右的费用用于电子脚环、比赛组织及奖金,这次比赛共出14501枚足环,总参赛费的90?上会被放入奖池中。目前来看,高昂的奖金也让一小部分养鸽人愿意去铤而走险,挖空心思想办法作弊”张副会长表示,这次作弊事件肯定会对国内信鸽比赛的组织、技术等多方面产生深远影响。“我们在考虑降低奖金总额,或者让奖金分配更均匀,以减少比赛的弈性质,更加注重比赛的参与性和休闲性,最终让这项古老的运动回归爱护动物、陶冶情操的本意。”
      
      目前我们已经和一些生产鸽子脚环的商家在联系,考虑以后使用带有GPS的电子脚环。这种脚环实时记录每只鸽子的飞行线路,组委会包括参赛者都可以通过手机、电脑查看到鸽子实时状态。张副会长也提到,这种做法会加重一些脚环的重量,但是可以保证杜绝各种作弊手段。“国内有一些比赛已经采用这种方式,我认为未来这是信鸽比赛的一个发展方向。”另外,张副会长还提到,比赛还将会对放飞地点进行保密,“以前每届比赛,地点基本上就那几个,可以说给人可乘之机,以后我们会考虑不告知放飞地点,或者临出发前进行随机选择,力求更加公平。”
      
      紫牛新闻记者|刘浏
      
      编辑|万惠娟
      
      主编|陈迪晨
      
      -END-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紫牛新闻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大成(南京)律师事务所唐迎鸾律师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