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32阅读
  • 0回复

一周反腐看点:清理自家队伍里的“内鬼”,纪委监委接连出手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能秩萍
 

{url}
      原标题:一周反腐看点:清理自家队伍里的“内鬼”,纪委监委接连出手
      
      摘要:落马一年之后,62岁的莫建成再次出现在人们视野之中,是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的被告席上:他头发花白,身着白色衬衣,深色长裤。
      

      
      9月12日下午,中央纪委官网发布消息:中国福彩中心原主任王素英落马。她是近年来第三位落马的福彩中心主任,她的前任陈传书、鲍学全接连在去年接受调查。事关亿万彩民利益,决不能容忍腐败存在。
      
      本周,两名原省部级官员的案件有了新进展: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李文科、行贿获刑16年,并处罚金300万元,另一条则是原中纪委驻财政部纪检组组长、财政部党组成员莫建成出庭受审。
      
      三名落马纪检干部两天里密集出镜
      
      落马一年之后,62岁的莫建成再次出现在人们视野之中,是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的被告席上:他头发花白,身着白色衬衣,深色长裤。
      
      9月12日,莫建成一案公开开庭审理,他被检方指控4259万余元。
      
      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指控:2000年至2017年,被告人莫建成利用担任中共通辽市委、通辽市人民政府副市长、市长、中共通辽市、中共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中共包头市、中共江西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江西省人民政府副省长、中共江西省委、中央纪委驻财政部纪检组组长、财政部党组成员等职务上的便利,以及利用本人职权、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相关单位和个人在公司经营、、承揽项目、职务晋升等事项上提供帮助,直接或通过其子非法收受相关单位和个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4259万余元。
      
      庭审中,检察机关出示了相关证据,被告人莫建成及其辩护人进行了质证,控辩双方充分发表了意见,莫建成进行了最后陈述,当庭表示认罪悔罪。
      
      如果算上曾在财政部任职的王保安,莫建成是财政部落马第二虎,但更引人注意的则是他纪检干部的身份。
      
      巧合的是,湖南的一位正厅级纪检官员也出庭受审。9月12日,湖南省郴州市中级人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湖南省纪委原正厅级干部李政科、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一案。李政科在纪检系统工作了十年,他在十九大闭幕一周后落马。
      
      郴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2009年至2017年,被告人李政科利用担任湖南省监察厅副厅长、中共湖南省纪律检查委员会常委、等职务上的便利,为相关单位或个人在工程承揽、项目中标、案件处理、职务晋升及人事调动等事项上谋取利益,直接或通过其亲属非法收受相关单位及个人财物,共计人民币1494.04万元、美元1万元。
      
      此外,李政科尚有人民币1892.65万元、美元28226元、港币541670元无法说明来源。
      
      此前一天,还有一位纪检干部的落马,引发广泛关注。9月11日上午9时,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吉林省纪委、省监委副主任邱大明严重违纪违法,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梳理其简历发现,“60后”的邱大明是在纪检监察系统工作十余年的“老人”。2006年12月,邱大明正式进入纪检系统工作,任吉林省辽源市委常委、纪。2011年3月任吉林省监察厅副厅长,随后升任吉林省纪委、省监察厅厅长。
      
      今年2月,吉林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一次会议通过任命邱大明为吉林省监察委员会副主任。
      
      邱大明是今年以来首个公布“落马”的省级纪委、监委副主任。在国家监察体制改革的大背景下,这样一位“重磅”纪委监委官员被查,更释放出非同寻常的意义。
      
      “有权必受监督,用权不可任性”
      
      党的十八大以来,纪检机关刀刃向内、铁拳“清理门户”,对“灯下黑”绝不容忍。莫建成就是十八大以来首位落马的中纪委派驻纪检组长。
      
      十九届中央纪委二次全会强调,充分发挥机关党委、纪委和干部监督机构作用,对反映纪检监察干部的问题线索认真核查,决不护短遮丑,对执纪违纪的坚决查处、失职失责的严肃问责,坚决清理门户。
      
      今年以来,各级纪委监委坚决清理门户,严防“灯下黑”,用铁的纪律锻造纪检监察队伍,确保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力不被滥用、惩恶扬善的利剑永不蒙尘。
      
      邱大明与莫建成,这两个“首位”的同时出现,绝非巧合,而是无缝衔接的体现。十九大之后已有多名市县级纪委监委干部落马,而邱大明的落马刷新了记录。这一清理“害群之马”的有力举动,再次彰显纪检监察机关加强自身建设、坚决防止“灯下黑”的坚定决心。
      
      据合肥市纪委监委9月2日消息,合肥市蜀山区纪委、监委副主任姜发葆因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姜发葆曾任蜀山区反贿赂局局长,在反贪腐战线上干了20多年。
      
      今年8月14日,安徽省纪委监委网站发布消息,安徽省蚌埠市纪委原、监委原副主任赵明伟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
      
      赵明伟作为“首个落马的地市级监委副主任”如此忏悔:“得知省纪委是在调查我,内心非常害怕,又没勇气主动找组织坦白自首,还错误地认为自己是内部人,组织会网开一面给自己一次谈话的机会,到时视情况再交待,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没想到党纪国法这么严。”
      
      “谁来监督纪委监委,我愿意以身说法,借此警示教育广大党员干部,哪里都不是腐败的避风港、安稳岗,莫伸手,伸手必被捉”。
      
      中纪委网站发文强调,纪检监察机关不是天然的“保险箱”,对于那些企图混入纪检监察机关,把纪检监察机关当作“挡箭牌、护身符”寻求庇护的,纪检监察机关将坚决清理门户,不遮丑、不偏袒、不护短,发现一个,查处一个,坚决保持纪检监察干部队伍正气充盈。
      
      在纪检干部违纪违法案件中,具有共性的问题,往往就是风险点的所在,首要的便是跑风漏气、以案谋私。另一个普遍现象就是以职务影响力谋私。在中央纪委查处的多名机关干部中,不少人都在自己所联系的地区,把谋利空间延伸到了纪检之外的领域。
      
      比如最近开庭的中央巡视组原副部级巡视专员张化为案中,检方指控张化为利用担任中央纪委、中央组织部巡视组副部级巡视专员、中央巡视组副部级巡视专员、中央第一企业金融巡视组副组长等职务上的便利,以及利用本人职权、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相关单位和个人在企业经营、房产销、职务提拔、案件调查等事项上提供帮助,直接或者通过其妻收受相关单位和个人给予的字画、金条、玉石、珠宝首饰等财物,共计价值人民币3284万余元。
      
      人前正气凛然,人后肆意敛财。说一套,做一套,身为党员领导干部,信念丧失、政德缺失,目无法纪、胆大妄为,凸显了典型的“两面人”特点。
      
      十九届中央纪委二次全会,赵乐际同志这样讲:“纪律检查委员会和监察委员会合署办公,监督范围扩大了、权限丰富了,经受的考验也更加严峻,对纪检监察机关自身建设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有权必受监督,用权不可任性。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在行使权力上要慎之又慎,在自我约束上要严之又严,认真执行监督执纪工作规则和相关法律法规,强化自我监督,健全内控机制,把权力关进制度笼子,坚决防止发生以案谋私、跑风漏气、执纪违纪问题。要自觉接受党内监督和社会监督,用一言一行诠释干净的内涵、留下干净的记录。”
      
      一个个纪委监委“内鬼”被揪出、查办,恰恰兑现了这样的承诺,也彰显了纪委监委坚持刀刃向内,敢于直面问题,勇于自我革命的决心。
      
      栏目主编:陈琼珂文字编辑:陈琼珂题图来源:视觉中国图片编辑:朱瓅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